当前位置:星空中文网 > 武侠修真 > 十代掌门 > 第三百二十一章 各自安好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三百二十一章 各自安好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????“约定?”

????听到这个字眼,一旁的铁三泉和孙宝泰眼中陡然凝滞了片刻,两人的修为略低于天理门修士马士凯,但三人均在对应层次的初段,故此,马士凯无法用修为压制两人,强行做出任何决定,这也是方才铁三泉和孙宝泰一同建议继续追踪江枫时,马士凯让步的原因。

????孙宝泰心中明了,继续追踪江枫已不现实,同门刘奎一遇险,虽然他心中并不愿意去救,毕竟两人平日并无深厚的友谊,但倘若不救,一方面在苏黎清那里,便少了一方支持,对于未来计划不利;另一方面,倘若对方真的身陨此处,那自己也无法离开,反而要去求助晏殊佳,至于江枫,他确信这个小掌门没有阵法方面的造诣,最多和他自己一样,有些粗浅的见识罢了,或许能摆几个小阵解闷儿,但破阵离开,定然是不能的。

????铁三泉也略有失望,他出自灵笼商会,与天理门合作,名义上自然为晏殊佳来,但实际上,江枫才是他个人的目标,晏殊佳虽然为金丹修士,身上或许有些宝物,但他更笃信的是,江枫才是身怀异宝之人,能从苏黎清手中安然逃脱,必有玄机,这点,墨海树早就和自己一同分析过。同时,这也是他被墨海树“简单”劝说,便跟随天理门修士而来,追踪江枫和晏殊佳的原因。

????最初,铁三泉和墨海树两人计划在浅山宗北木郡东部设伏,击杀江枫,但既然他已经提前出现,时机稍纵即逝,两人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良机,只是未料到,这江枫竟然跑到了如此诡异的所在。

????此人身上必有机密,铁三泉更加笃信了自己的过往猜想,对于江枫的兴趣,也更浓厚了几分,只是他知道,眼下似乎必须要提前放弃,先一步赶回古井救助刘奎一,否则,纵使拿到那可能的宝物,也无法安然离开此间。

????两人心中各有顾虑,却听马士凯解释道:“我们三人轮流催动飞剑,载另两人快速回归,但需立下灵魂誓言,彼此不能暗中出手攻击他人。”

????“这个自然,我们现在是盟友。”铁三泉下意识的说道,随即感觉自己有些唐突了,要说关系紧密,他这个并不背靠任何宗门的修士,信誉才最难得到保证。

????“立下灵魂誓言吧,这样安全。”

????马士凯没理会铁三泉的表态,在他看来,只有立下誓言,才能约束彼此,三人分属不同势力,又实力相当,倘若体内灵力有失,且在如此近的距离之内,没有协定,无法保障彼此的安全,近者,便有自家夫人周英男袭击晏殊佳一事,在实际的利益面前,临时的友谊不敢尽信。

????“也好,但仅限这里。”孙宝泰对此十分谨慎。

????“同意。”铁三泉也盘算了片刻,他要的是江枫的储物袋,虽然在抓到江枫时可能会有争议,但孙宝泰和刘奎一的目的是江枫本人,与自身利益并不严重冲突,如果有在此间不能动手的约定,起了争执时,自己反而会更安全,“但是刘奎一怎么办?”

????“刘奎一自然也要遵守,待到返回古井后,我们三人一同要求他也立下誓约。”马士凯及时的补足了规则中缺失的一环。

????三人既已经谈妥,便轮流立下誓言,定下在这处诡异空间之内,不动手袭扰他人的灵魂约定,违者道心蒙尘,身受万法噬心之苦,绝嗣之灾,到了他们这个阶段,修为不得寸进已经没有什么约束,很多修士终身便止步于此。

????马士凯便祭起一柄紫光飞剑,名曰“紫云”,载着二人先行,随后是孙宝泰,排在最后的是铁三泉,彼此各负责前行二十里,此间黑暗无光,道路辨识不明,好在有铁三泉的勾玉指路,三人如一道急流般,快速向古井的方向飞去。

????只能祈求刘奎一能够顶住了,马士凯心中略有些担忧,对于铁三泉方才有关勾玉的话,他是不信的,能信的唯有灵魂誓言而已。

????进入此间已经很久,天地晦暗无光,无法判断现在到底是什么时辰,也不知道夫人英男如何了,周秉彦既然决定带她回归濯见城,左右在自家地盘,应无危险,他已试过传讯,但却发现与外界完全无法联络,心道便只能祈求各自安好了。

????至于前往围攻落英门桃源城的众人,虽然作为周家的女婿,也算半个周家人,但马士凯平素得不到重用,故此也并不担心那里有什么变故,左右与自己无关,何况,带着修士战阵,能有什么风

????险不成,不见那涂山,也力战不敌群雄,身陨道消,独剩得那黑鲸器灵狼狈逃脱了么?

????…………

????落英门,桃源城。

????天理门的修士已经逃散,掌控修士战阵的周礼秩身陨,尸体正停放在齐国一众修士身前,陪伴他的是二十二名同门筑基,不同的是,他们需要在另一方世界重新修炼了。

????大乱之后,秩序已经逐渐回归正常。

????原本属于落英门宗门的店铺,商号,馆驿,均被没收,一应人员,没有逃散者,均被赤霞门修士临时控制,仔细的看管起来,至于他宗店铺,隶属于天理门的一律封店,转交给齐国指定的商会,余下七盟以及周边各宗各派的产业,则原封不动,但需缴纳少量维持治安的灵石即可。

????原本这些费用也是不需要的,毕竟有落英门宗门大库多年的积蓄,不过在打开之后,曾宝贤还是开了眼,这里都是些什么破玩意?

????虽然有几名齐国金丹先一步挑走一些法器的缘故,但余下的存货,鲜有价值较高的存在,到了现在,曾宝贤也真正明白了,为何之前与涂山斗法,门内修士鲜有助拳者,一方面,是涂山性格使然,霸道作风让左右不喜,另一方面,也是这宗门蓄积,有些过少的缘故,所谓府库丰而门徒皆忠,话说,同样是治理一宗一派,怎么会到了这步田地?

????或者,是不是值钱的都在涂山一人身上?曾宝贤不禁怀疑道,虽然有这样的可能,但也未必就是真的,他听一个投奔自家赤霞门的大库副管事说,涂山之前那位元婴师叔,让出掌门之位前,从大库拿走了不少物品,想必也有这个原因。

????不过资财倒不是主要的,这场突如起来,形同早产的战争,结局倒是让曾宝贤十分满意,虽然折损了过半的筑基和玄级修士,但却几乎尽收落英门领地,并且重挫了天理门。唯一美中不足的,便是桃源城。

????在齐国的坚持下,桃源城周围五城,仍然归属于“落英门”,至于掌门的人选,自然是齐国指定的一位修士,名曰“段行逢”,筑基六重,原本是落英门驻齐国的别院执事,其夫人和几房妾室均为齐国人,子女也自小在齐国长大,想必对于齐国言听计从。

????对于在身边立一个这样的傀儡宗门,本来曾宝贤是不喜的,不过相比齐国,自身实力有限,他也毫无办法,但这事情也不是半点好处也无,桃源城周围五城,隔绝了赤霞门与天理门接壤的部分边界,对于防备天理门,也有些作用,毕竟事后算账,天理门如果要找自己霉头,有齐国这个傀儡宗门遮挡一二,却也是件好事。

????还未等他欢喜,天边却有一朵彤云快速接近,待到抵近时,一股霸道的元婴气息,迅速向这边掩来,曾宝贤深吸一口气,暗暗将修为内敛,移步齐国元婴田义成附近,他知道,这个时候,他这个相对修为不济的“小掌门”,必须要更低调才行。

????天理门的元婴到了,自然会向齐国的元婴要个说法,这是他们之间的事情,曾宝贤给堂弟曾宝骏一个“你懂”的眼色,让其带领门内关键的数名修士先一步撤离,这个时候,躲得无妄之灾才是正道。至于最后的结果,他相信齐国人会毫发无损的安然离开,而自己,则要恭敬的吐出几座毗邻天理门的城池来,顾全天理门元婴的脸面,否则,真的动起手来,在这已经坐实的宗门战争中,元婴出手已经不受限制的情况下,曾宝贤自忖讨不得半点便宜。

????至于从自己手中也得到一城的碧云宗,现在曾宝贤已经得到准确的情报,碧云宗南部的清禹宗,趁其守备空虚,突然北袭,劫掠了碧云宗中部数城,占领了其南缘部分领地,并有一名合作的商会金丹身死,这个结果,相信对于其掌门郑家声是个不小的打击。

????彼此各自安好吧,对于这个南邻,曾宝贤希望他能挺过这一关,魏国纷乱,分裂为三宗。金光阁、天音寺和天罗门,摆脱既往窠臼限制,想必会有所作为,不日或会北上,而七盟作为力量薄弱的地带,很可能会被天音寺和天罗门觊觎,而这突然冒出来的清禹宗,更是急不可耐,据说宗门成立大典还未举办,就已经吃相难看的兴兵北上,完全不顾丢掉宗门保护期的协定,这点,倒是同北面两个小心翼翼的邻居不同。

????此战收益不小,但损失也颇大,原本打算西进的策略,似乎还要再延缓几年才行,想想浅

????山宗这个障碍,如此弱小的存在,倒也避过了这场战争,曾宝贤心中略感惋惜,不过,江枫这个小掌门,能否从那几人手中逃脱,倒也是个问题。另者,他什么时候和齐国的金丹晏殊佳搅在了一起,倒是件怪事。

????此事,到底应不应该和齐国人提一提呢,曾宝贤心中多了一个疑问,不过他打算看看两名元婴会面的风头之后,再做决定。

????…………

????荒废的遗迹之中,古井底部。

????在那被遮挡的一箭袭来的时候,晏殊佳陡然感到一阵心悸,这是极度危险即将来临的征兆,修为到了一定境界,近距离的危险预知,已是修士多半会自行领悟的本领,晏殊佳不敢心存侥幸,身侧飞剑迅速变幻,以三枚为基础,迅速旋转,构建了三层屏障。

????“浮莲剑阵!”

????与之最近的三枚飞剑,虚影浮现,不停延伸变大,化为一朵莲花的底座,而中间的三枚,则忽远忽近,游离间一化为二,二化为四,四化为八,折成层层叠叠的无色莲瓣,最外层的两枚,则相互辉映,生成两支额外的虚影,耸立在一处,仿若莲花的花蕊一般。

????被彤红火焰掩盖下的一箭,从火海之中冲涌而出,带着一团幽绿的光芒,抵近晏殊佳时,其裹挟的气浪,已经将附近稀薄的灵气尽数冲散,晏殊佳俏脸微寒,短发被周身灵气鼓动,洒脱间让那浮莲,迎上了对手致命的一箭!

????轰!

????电光火石间,两者正碰在一处,晏殊佳只觉得耳中一声炸裂,周围的一切便开始模糊、扭曲,数枚飞剑陡然失去了感应,不过这种情况早在她预料之中,浮莲攻守兼备,被击中时,莲蕊自会弹出反击,缓解对手后继技能带来的压力。

????此刻,她的心思,更多集中在另八枚飞剑之上,其中两枚,更是早就纠缠了一缕她的意念,在这混乱的环境中,小心的游动,直奔那刘奎一而去。

????咔!

????那飞剑抵近了,正中刘奎一,却被他身上的护甲抵住,晏殊佳一个念头,身侧抵住一箭的无色浮莲,便尽数卸去威能,任凭去势已老的箭矢坠落,而凝成浮莲的飞剑,则四处纷飞,向那刘奎一环绕围捕而去,这个时候,她相信对手在危险来临时,也一样会腾挪躲闪,避开可能的致命危险,而游走的飞剑,则能抓住稍纵即逝的时机,将对手击伤。

????然而刘奎一却没有动,身侧随即浮现出一条亦真亦幻的火龙,那火龙吐着炽热的气息,向那抵近的飞剑喷吐而去,与之心意相通的晏殊佳登时便感到了痛楚,飞剑及时的抽回,“锻英”上银光洒落,那略有损伤的飞剑立即修复,再度加入战团,只是有那火龙护体,一时不得寸进。

????场中火焰已经半数熄灭,却也将这里照的通明,两人均已经无处藏身,刘奎一面色略显苍白,灵力损失过半,脸上镇定的同时,心中却思忖着,余下三人为何还未回归,铁三泉留给自己的血色勾玉,不会是假的吧?

????暗忖这个可能性不大,毕竟不通阵法一道的他们想要离开,还是要靠自己帮忙的,这也是他安然留在这里的自信所在,想必他们不会不来救自己,只是不知道是否已经抓住江枫小儿,这个时候,只能期盼各自安好,一切顺利了。

????他再次擎起那造型诡异的青木长弓,此番手里额外凝出一枚金色弹丸,这是他最得意的技能,只是耗费也颇多,见此前法器均未奏效,借着火龙护体的帮助,他现在要施展此技,只希望一击建功。

????如若不成,退守到后方自己设立的防御阵中,加上“林火夜鬼灯”可以凝出的荆棘屏障,也能维持片刻,只需等到援军,此局便可迎刃而解。

????手中灵力微凝,催动那弹丸快速变化,成为一枚金色的长钉,用灵力将其紧紧捆缚在那箭矢之上,打算将这枚“绝魂刺”,以箭矢的速度打出。

????就让你尝尝我杀招的厉害!

????数枚飞剑再次袭来,此番他没有保持不动,而是挪移数步,到了一处更空旷的所在,便于自己退守,眯起眼睛,拈弓拉弦,金色长钉已经和那箭矢完美的融在一处,决胜的时刻到了,而且,他已经感受到了援军的气息。

????就在这时,他感到周身骤然一紧,一只庞大的不明生灵,从他的身后空旷的通道中突然出现,猛然撞在了他的腰间。

????痛!

????l
本站推荐: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